banner
男性延時藥多少錢

我给父亲当红娘

來源:未知 作者:YU  時間:2015-07-26 09:33

 去年,母亲因病离世。父亲不能接受老年失伴的打击,终日郁郁寡欢,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的父亲,更是三天两头的生病,离不开人的照顾。
    大姐看我和弟弟家都在数十公里外的城里,工作又忙,便带着两岁的孙子住到了父亲家。可有一天,我突然接到在外打工的外甥的电话,他质问我:老人是他们一家的吗?原来,大姐因为连日操劳,腰肌劳损的老毛病又犯了,还因为力不从心没有把孙子带好,以至于孙子总是生病。姐夫在家、单位、父亲家跑来跑去也怨了,本来很恩爱的他们开始经常吵架。
    我和弟弟只好把父亲轮流接来照看。还不到两个月,弟媳便和弟弟吵个不休,说这样下去哪有时间和精力顾及正上高三的儿子?我家老公呢,嫌我时不时就让我的小超市关门歇业,赌气要我干脆不做了,专心去照顾老父好了。那一阵,不但我们姊妹仨之间有些隔阂,各自的小家更是充满了火藥味。我想,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那天,我正在愁父亲的事,邻居王大妈来和我拉家常。她告诉我,半年前她的老伴患肺癌去世后,女儿便接她去省城一起生活,可她实在是不习惯就回来了。她说,老年人,和子女亲是一回事,和他们一起生活又是一回事,老了,还是有伴儿一起生活最好。最后,王大妈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突然开了窍,何不在父亲和王大妈之间牵牵红线呢?都是老来丧伴的人,或许他们最理解彼此呢!我下意识地要了王大妈的电话。
    然而,我打电话征求大姐和弟弟的意见时,他们却以老人找伴说起来不好听,儿女没面子,甚至父亲百年后有财产纠纷等这样那样的理由反对。或许,他们的担心都无可厚非,可这样下去谁能保证给父亲一个美好的晚年?
    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试试。我约出王大妈,正式为父亲说媒。我把父亲的情况告诉了王大妈,王大妈竟然同意了。两位老人简直是一见如故,他们在小院转来转去,无拘无束地聊天,不时传来两人开心的笑声,父亲更是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没多久,王大妈便搬到乡下和父亲生活在了一起,并让我们不用回家照顾父亲。
    即便是这样,大姐和弟弟他们一直不冷不热地对王大妈,并因为这事对我有了新的不满,尤其是姐夫和弟媳,时常在我面前说些冷嘲热讽的话。
    一个周末,我约大姐和弟弟回家。一进小院,看到穿戴整齐,红光满面,嘴角一直挂着笑容的父亲。看到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小院和已经摆上桌的家常美味,我禁不住来到厨房揽过王大妈,发自肺腑地说:“王妈妈,您辛苦了!”随后,我看到大姐和弟弟脸上全是满意的笑容。那一刻,他们一定和我一样,眼里和心里都是久违的家的模样。
    今年暑假,我们重组的家庭第一次大团聚。真是不聚不知道,一聚喜事冒。大姐儿子小两口都做了部门主管;弟弟家继去年侄儿考上名牌大学后,今年弟弟又坐到高管的位置;而我家老公和女儿更有惊喜,老公荣获市“劳模”,女儿即将是某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当我们要求王妈妈的女儿女婿也报报喜时,他们读初中的儿子抢着说:“一定向两位名牌哥哥姐姐看齐!”
    当父亲和王妈妈在我们的起哄中手挽手交杯时,掌声、祝福声、欢笑声不绝于耳,激动中,父亲欣慰地对我们说:“我有了老伴,你们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生活,这就叫‘家和万事兴’!”

    本欄熱門

    商城推薦

    法律聲明 - 法律顧問: Morrison Till -訂購貨品請在線下單即可,我們會在24小時內跟妳確認訂購出貨- 聯系:www.smmgl.com 性藥,迷藥,http://www.pormm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