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男用性藥排行榜

有人自制土炸弹疯狂炸鱼

來源:未知 作者:YU  時間:2015-07-07 10:58

,是为期2个半月的休渔期。然而在临高角附近一带海域,有渔民竟然在用“炸弹”炸鱼。

  如此野蛮违法的捕鱼行为,往往将大小鱼和珊瑚礁“一锅端”,令刘先生等一些海钓爱好者们感到担忧。“等有朝一日珊瑚礁被破坏殆尽,附近海域鱼类绝迹也不无可能。”刘先生等人对渔民用“炸弹”捕鱼的方式深恶痛绝。

  举报

  渔民几乎天天用“炸弹”炸鱼

  刘先生是一名海钓爱好者,他与朋友经常在夜间开船从临高角解放公园出发,前往近海睡一晚,待次日清晨时分,大伙再拿出渔具开始垂钓。

  “以前,我们半天就可以钓到几十斤鱼,可现在幸运的话还可以钓到几斤,一条鱼都钓不到的现象也常见。”刘先生郁闷地说,前后出现如此大的反差,罪魁祸首则是有渔民长期在此用“炸弹”捕鱼。

迷幻水   据刘先生介绍,早晨6点至上午9点,下午3点后至傍晚,除了遇到台风等突发天气,几乎每天都可以在这片海域看到有渔民开着渔船到近海,点燃炸弹引线后扔到海里,随着一声巨响,成片的鱼群就会翻出水面,渔民再进行捕捞。

  在刘先生看来,“炸弹”炸鱼是一种“断子绝孙”式的野蛮捕鱼行为,不仅影响鱼的持续繁殖,也对珊瑚礁造成严重破坏。同样,若操作不当,也会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

  刘先生说,目前在临高角附近海域炸鱼的渔船大概有四五艘,这几艘渔船几乎每天早上都在炸鱼。针对渔民用“炸弹”炸鱼一事,他们已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过,但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治理,这让他们深感无奈,希望南国都市报可以安排记者前往调查。

  直击

  沙滩上“躺”着成片珊瑚

  为弄清事情的真相,7月5日下午3点,南国都市报记者赶到临高县城与刘先生会合,并在他与朋友王先生的带领下前往临高角附近海域实地走访。

  在紧挨解放公园的海域岸边,停放了大大小小10多艘渔船。一当地村民向记者抱怨说,他们经常看到有人用“炸弹”炸鱼,对他们这些用渔网捕鱼的渔民来说,影响非常大。

  记者在这带海域沙滩实地走访时发现:成片的珊瑚“躺”在沙滩上,有的已干瘪,有的看起来还非常鲜嫩,摸上去毛茸茸、软软的。按刘先生等人的说法,这些珊瑚极有可能是被“炸弹”炸碎之后再被海浪冲上岸的。

  作为石珊瑚目的动物形成的一种结构,珊瑚礁大到可以影响其周围环境的物理和生态条件,在深海和浅海中均有可能存在的它们,是成千上万的由碳酸钙组成的珊瑚虫的骨骼在数百年至数千年的生长过程中形成的,为大洋带的幼鱼提供了生长地。

  “如果这些海洋生态遭到无休止的破坏,附近海域鱼出现绝种也不无可能,这样的结果是我们不愿看到的。”看着成片的珊瑚礁遭到破坏,刘先生等人深感痛心。

  内幕

  渔民买来材料自制土炸弹

  “这种‘炸弹’一般很简单,都是渔民买来材料自己组装的。”7月5日下午,王先生联系了一名渔民,拿来了一枚自制炸鱼用的“炸弹”。这枚简单“炸弹”由一个废弃的输液瓶、土制炸藥、雷管、导火索和橡皮塞组成。输液瓶内土制炸藥被塞得紧紧的,在瓶口部分则用橡皮塞密封住,而雷管和导火索则从橡皮塞顶端插入炸藥内。

  “这些东西我们这里很多渔民都会制作,而且价格也不贵。”据王先生介绍,土制炸藥用化肥、木屑等原材料组成,在临高美良镇就有人专门制作这种炸藥。制作炸藥的人将原材料配齐后,就将这些材料倒入一个大铁锅,在铁锅下面烧火,很快就能将一大锅土炸藥“炒”好。炒好后,自然有渔民上门购买,而且购买这些炸藥的渔民一般和制作土炸藥的人很熟,不熟悉的人是不会对其销售的。而雷管和导火索也均是有人专门制作,并且分开销售的。

  渔民如果需要“炸弹”炸鱼,则会通过自己熟悉的渠道分别购买土制炸藥、雷管、导火索,收集输液瓶、酒瓶(有的渔民也用塑料袋代替),然后开始自行组装炸弹。渔民会根据自己的需求量每隔一段时间组装“炸弹”,然后早上出海炸鱼。

  “这种‘炸弹’的威力还是挺大的,杀伤半径超10米。”王先生说,如果将这种炸弹丢入水中,在水中10米半径范围内所有鱼的内脏都会被“炸弹”掀起的冲击波震碎。如果有人在这个范围之内,内脏同样也会被震伤。

  当天下午,这位渔民将当天展示的“炸弹”带到临高文澜江边,在确认周边无人和无危险的情况下,将这枚“炸弹”引爆丢入江中。“炸弹”刚刚沉入水中立即掀起一团水浪,不到一分钟时间,10多条小鱼就浮了起来。“这是下午时分,鱼被炸死后就沉在水中了。”渔民说,这枚“炸弹”至少炸死了江中四五斤大小不一的鱼。

  “相比其他方式,炸鱼是比较简单而且获利快的捕鱼办法。”该渔民说,有的渔民如果运气好,一个早上就能用“炸弹”炸到一两百斤鱼,有的甚至能够获得三百多斤鱼,一天的收入就有上万元。

  震惊

  渔民竹篓里装了八九只“炸弹”

  6日早晨6点,在临高角附近海域,众多村民手持工具,赶在退潮后来到这里捡海螺。

  对于“炸弹”炸鱼现象,这些村民们已不觉得新奇。他们告诉记者,几乎每天早晨,都可以听到从近海传来的爆炸声。

  在与村民聊天的过程中,记者突然听到从不远处传来两声“嘭嘭”的声音。“对,这个就是‘炸弹’炸鱼发出的声音,从文澜江入海口那边传来的。”按照村民们的指引,记者赶紧前往事发海域。

  在文澜江入海口岸边,停放了一辆三轮摩托车,上面放着满满一箩筐大大小小的野生海鱼,旁边一个用草帽盖着的竹篓格外显眼。

  记者赶到时,渔民已经捕完鱼上岸,准备开车送到集市上去卖。不过在这个竹篓里,记者发现了大秘密:记者掀开草帽看到,里面竟然放了八九个用于“炸鱼”的自制炸弹,除了装炸藥的瓶子换成了酒瓶状的,其它结构与昨日渔民展示的“炸弹”一模一样。而在之后的交谈中,渔民从他的话语中也不止一次向记者透露,这些鱼都是用“炸弹”炸上来的。

  记者随后花80元钱购买了一条大鱼,并向渔民提出担忧:“这些用‘炸弹’炸出来的鱼能吃吗?”对此,其中一位渔民笑着说,“炸弹”爆炸后,水压只是将鱼震晕,便于捕捞,鱼可放心食用。

  “你们等下还会下海炸鱼吗?”见记者对炸鱼如此好奇,男子变得谨慎起来,赶紧用草帽将炸弹盖起,阻止记者拍照,并笑着说:“要是被公安发现是要抓人的啊!”

  为何渔民能轻易买到制作炸弹的原料?这种破坏海洋生态的行为将受到什么处理?本报将继续关注。

    本欄熱門

    商城推薦

    法律聲明 - 法律顧問: Morrison Till -訂購貨品請在線下單即可,我們會在24小時內跟妳確認訂購出貨- 聯系:www.smmgl.com 性藥,迷藥,http://www.pormm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