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春藥哪裏買

猪内脏黑市从桥上转移到线上

來源:未知 作者:fuyu922  時間:2014-12-11 13:24

流动的摊贩:从利用执法界线“打游击”到转型为“电商”送货上门■尴尬的执法:这厢城管镇守,那厢淡定交易,只因“不归我管”

  □晨报记者 徐 运 彭晓玲

  华江路桥,一座百米左右、20步宽、在上海地图上毫不起眼的桥。但在过去的4个月里,华江路桥却多次出现在晨报的版面上。这座分属嘉定区和闵行区管理的桥,一度成为销售猪内脏摊贩的桥头阵地。
  《上海市生猪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办法》第十九条明确规定:生猪肝、肾、肺等内脏和肉糜由生猪屠宰厂(场)进行预包装后,方可出厂(场)。而这里的猪内脏基本都是“裸卖”,价格便宜近一半,猪肝正常价格至少每斤15-16元。
  “黑内脏”不一定不新鲜,不一定就来源于病死猪,但一定是违法销售,逃避了监管,存在食品安全风险。这些“黑内脏”来自哪里、又流向何处?为何无法彻底消灭?从夏到冬,晨报记者在4个月里走访了8次,找到了一些答案,以及问题。

  第一次探访:7月末
  百米长华江路桥,数十个流动摊贩

  初次来到华江路桥,是7月末,尽管是凌晨却一片“闹猛”,真可谓“车水马龙”。百来米长的桥上,数十个摊贩打开面包车后盖支起了“摊位”,有的干脆摆出一只只大脚盆,盆内铺满鲜血淋漓的猪肝、猪肾、猪肚、猪大肠,空气中弥漫着腥臭味。
  为什么这里如此热闹,内脏价格又如此便宜?一位摊主说,他都是直接从屠宰场拿的货。
  那有没有检验检疫合格证呢?老板当即警惕地反问:“要那个做什么?到这里来拿货的,还从没人要过证,有证的有这个便宜吗?”
  夏天的凌晨时分依然有些闷热,但大多数存放内脏的面包车都没有冷藏设备,连最基本的冰块也未准备。在记者蹲守的1个多小时内,停留的“顾客”中,居民模样的只有两三位,大多是开着车的中年人,且拿起货交完钱就立马离开。到了清晨6点半多,“黑内脏”已经卖光,当日生意很不错。摊贩收好盆子和电子秤,钻进车内扬长而去。
  在此期间,记者没有看到执法人员和车辆。

  第二次、第三次探访:8月初到中旬
  城管天天守桥头,桥上小贩无影踪

  为何华江路桥会成为“黑内脏”的交易场所,且如此“生意兴隆”?奥妙就在于它处于闵行、嘉定两区交界,以桥中心线为界,北面属嘉定,南面属闵行。
  记者后来就领教了摊贩对这条“界线”的精准把握,无论是实际的道路界线,还是执法的“界线”。
  在晨报第一波报道以后,闵行华漕镇和嘉定江桥镇的公安、城管、食藥监等部门即开展了联合整治。整治当晚,桥两边浩浩荡荡停了各式执法车辆十多辆。气场确实惊人,几乎一两百米以外就能看到闪烁、晃眼的警灯。不过,闵行的执法车辆只停在桥的南边,嘉定的只停在北边。
  当晚,桥上桥下都看不到小贩的身影。
  两周后,记者再次回访。现场依旧看不见“黑内脏”,连卖活鸡鸭的小贩都不见了。附近的保安告诉记者,城管真认真了,天天在这里守着。

  第四次、第五次探访:10月中旬
  嘉定城管车一到,小贩忙往闵行跑

  两周,战果可以保持,但是两个月呢?
  10月中旬,记者第四次来到华江路桥。那几辆熟悉的皖牌面包车,又出现了。后车门依旧打开,那几张“老面孔”搬出电子秤和装着满满猪肝、大肠的塑料盆,生意依然红火。不一会儿,几辆摩托车就在面包车旁停下,迅速交易后又扬长而去。
  不过,经过持续曝光和整治后,这些商贩的警觉性显然高了许多,桥头有一人专门负责“望风”。记者刚靠近面包车,此人就跟上来,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记者。
  约清晨5点半,嘉定区城管的执法车辆到达现场。
  然而执法车还没有掉头,摊主就非常利索地把“黑内脏”往车内一塞,坐上车就跑了。和他一起的人,往路边一站,吹吹口哨,一副与我何干的神态。还有一部分摊主,车开几米跑进闵行区地界。然后又一次下车开卖,且又安排专人监控闵行那边有无执法车辆过来。
  到了5点45分,闵行区城管的执法车出动了。摊贩们又撤了,动作更为熟练和迅速。更有嚣张者,冲着城管执法车肆意挑衅。
  当城管执法车辆巡视一圈走远后,站在桥头的人又一次联系自己的同伴。不一会儿面包车又回来,开始摆摊,直到6点半卖完才离开。
  这样的“游击战”,晨报摄影记者也曾见过一次。照片上的场景是这样的:一辆闪烁着警灯的城管车辆插到记者车前,车头灯光对准商贩,被灯光照射的女商贩知趣地收起电子秤、塑料桶和一包包“黑内脏”,放入面包车内,驾车离去。城管执法车随即驶入摊贩停车的位置。摄影记者的图片说明补充了现场当时的原声——一名队员指着桥中央的地面说:“这条线是我们嘉定与闵行管理的界线,我们执法是无法超越这条线管理。”
  记者和城管队员聊天,他们也感到疲惫和无奈。

  第六次、第七次探访:10月下旬
  小贩隐匿小马路,钱货分离防被端

  经过几轮“游击战”,在记者10月下旬第六次、第七次走访华江路桥时,尽管桥面上还会留有一些污迹或者黑色塑料袋等物品,但至少没有摊贩直接在桥面上摆摊了。
  他们都销声匿迹了?不,只是改为“偷偷地进村”了。
  在第七次走访中,记者发现距离华江路桥不到百米有一条小路——北华路,属于华漕镇。大部分“游击队员”的“根据地”就在那里。
  与之前的大大咧咧不同,缩回到这里的“游击小贩”们,警惕性又提升了一个等级:“你要干什么?买猪肝?我们这里没有,你到别的地方看看。”当记者走近路口停着的一辆面包车时,已经闻到了内脏的腥味,然而车主还是连声否认,附近几个年轻人就势围了上来,态度很不友好。“看什么看,不要看了,快走!”
  记者退开一点,在马路对面一棵大树边继续观察。不到五分钟,就有人骑着三轮电动车过来,和那些人没说几句话,一人就从面包车内取出猪内脏放到了三轮车上的泡沫塑料盒子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整个过程不到3分钟。随后的几笔交易基本上都是这样,买家有时连车都不用下。
  记者准备离开时,一辆不知从哪条小马路开出来的面包车突然横在了记者面前,男司机伸出黝黑略显憨厚的脸,“要什么?可以在我这看看。”副驾驶座上的女子则下车打开后盖,记者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记者边与其讨价还价,边套近乎。不过他们始终不肯说出猪内脏的来源,只是说:“朋友那进的货,你放心,很新鲜,没有问题的。”令人意外的是,当记者掏出张20元,女子一把拿着钱却飞奔到马路对面。
  “难道你们连20块都找不开?”
  “不是的,最近查得紧,我们这辆车不放钱的。”
  果然,女子从对面一辆面包车上的男子那里拿了找头,再奔回来递给记者。
  货和钱还要分开放,以免“人赃俱获”被执法部门一次性收缴,摊贩们在“斗争”中越发狡猾了。

  第八次探访:11月9日
  交易开始电商化,根治必须堵源头

  

    本欄熱門

    商城推薦

    法律聲明 - 法律顧問: Morrison Till -訂購貨品請在線下單即可,我們會在24小時內跟妳確認訂購出貨- 聯系:www.smmgl.com 性藥,迷藥,http://www.pormm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