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性藥品種

今天上午的拍攝輪到子虞部分

來源:未知 作者:YU  時間:2017-03-04 14:47

今天上午的拍攝輪到子虞部分。羅將軍入宮,避開宮人單獨拜見子虞,提起近期宮中風向變動,他慢慢踱步走直博物架前,拿起上面不起眼的白玉酒壺,直接跪在子虞面前,“娘娘,想不到生死存亡的關頭這麽快就到來,妳該下定決心了。”
  子虞知道那個酒壺——壺中乾坤,壹死壹生。
  臨夜,皇帝駕臨步壽宮,後院的十步亭內布置了美酒菜肴。子虞佇立在亭柱旁,神情安閑,月色照拂在她的臉龐上,淡淡的光,勾勒出她秀美的輪廓,肌膚勝性藥,春藥雪,清麗端方。
  皇帝步入亭中,子虞行禮之後擡頭對他微笑。涼風習習,吹拂在兩人面上。
  皇帝聲色平靜祥和,似已忘記喪子之痛,他握住她的手,牽著她坐下,“今日怎麽這麽好的興致?”
  東宮含罪自絕,宮中壹片冷清肅穆,無人敢在此時飲宴。
  若是平日,子虞必是謹言慎行,不肯留壹絲把柄,今日舉動格外反常,皇帝雖含著淡淡笑容,眼眸深處卻帶著壹絲審視的意味。
  子虞不做辯解,只說:“前些天沒有胃口,今日想想吃點素果點心,陛下不要見怪。”
  皇帝並沒有責性藥,春藥,宮人奉上茶,他押了兩口,體貼地說,“妳面色不好,食量又小,該要多補些。”
  桌上擺著的都是糕餅果子,蜜餞涼菜,他都饒有興致地吃了幾口,壹擡頭,發現子虞怔怔地看著他,手執筷子卻忘了下筷。
  “怎麽?”皇帝問。
  子虞輕輕搖頭,盛了小半碗素羹擺到皇帝面前。
  皇帝喝了壹口,說,“玉城的案子我已經交給殷相處理。”
  子虞已早這條消息,但是聽他親口承認,正如第壹次聽聞壹般感到震驚。聽他的口氣,幾乎已經放棄了這個女兒。
  “玉城小時候與她的兄長姐妹不同,別的孩子都已經規規矩矩,她還總是調皮要我抱她在膝上,我看她直爽可愛,秉性宮中少見,不免多偏愛幾分。想不到這種偏愛會害了她。”皇帝淡淡地說,口氣中有幾分遺憾。
  子虞恍惚了壹下,刺客再為公主辯解顯得太過虛偽,她神色平淡,壹言不發。
  皇帝笑道:“不說這些煩心事,拿些酒來。”
  桌上只擺著壹尊白玉酒壺。宮人要去取,子虞擺手讓她們退開,亭中只剩下帝妃二人,還有禦前近侍宦官楊慈。
  子虞親自執酒壺,動作細致緩慢,為皇帝斟滿壹杯。琥珀色的酒液,溢出醇香。
  她壹手搭在壺蓋上,幾不可見地顫動了壹下,慢慢扭動。茶壺內如蚊吟般發出“叮”的聲音。
  楊慈面色壹緊,目光隱晦,如刀般犀性藥,春藥利的朝子虞的方向看去。

    本欄熱門

    商城推薦

    法律聲明 - 法律顧問: Morrison Till -訂購貨品請在線下單即可,我們會在24小時內跟妳確認訂購出貨- 聯系:www.smmgl.com 性藥,迷藥,http://www.pormm8.com